DSC_0246_resize.JPG

「很多事情都只是順勢而為。」姚謙提起自己開始創作散文的緣起時這麼說道。

一如他當年開始從事歌詞創作,也是無心插柳而成。他說,初始只是因為工作上的需要,於是開始寫了第一篇歌詞,有人覺得他寫得好,於是邀稿,他也就厚著臉皮寫了,寫著寫著竟然晃眼就十多年。

有時不經意回頭看自己當年所寫的歌詞,總不免尷尬,想著自己怎會寫出這樣的文字?因此他幾乎不聽自己寫的歌。但最近對於自己所寫的歌,倒是有著不同的想法。

他說,自己反而從中體悟到,原來當年曾有過這樣的思維……可以從中再一次認識自己,那種感覺很微妙。

開始寫作散文也是如此。印象中該是《Elle》專欄的邀稿。邀稿的原因該和他寫的歌詞有關,因為雜誌的讀者群都是女性,而他的歌詞多數著墨的也是女性面對情感的諸多想法,因此也就發展成這類抒情散文的基調。

近年藝術品收藏蔚為風潮,大概因為他自己收藏美術作品多年,於是一些藝術類雜誌也紛紛向他招手邀約寫自己的收藏以及引介一些美術作品,因此這類專欄也持續連載中。

另外也有一些散文是和自己從事的音樂產業有關,尤其這十年,音樂產業歷經很大的轉變,傳統錄製唱片銷售的模式幾乎可以說是瀕臨壽終正寢的狀態,因此在一些不同類型雜誌刊物專欄中也寫了不少有感而非的短文。

部落格主視覺.gif

順著大自然的律動,走出自我生命旋律 

 

近年他選擇北京當作另一個生命落腳的城市,生活其中,也感受到台北和北京之間的差異,無論是人文景觀還是生活面向甚至相與朋友的生活體悟、對世界和生命的觀點,都讓他收穫良多,也深切地感受到雖然都是炎黃子孫、使用的也是中文,想法卻是迥異,因此也在專欄中寫了許多兩地居民生活的差異以及對愛情、工作、生命的想法,這些也都收錄這本即將於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出版《我願意》一書中。

 

也因為這本書的出版,他有機會重新審閱自己所寫的文字,也才驚覺,當初應邀而寫的文字都成了生活的紀錄,那些自己已然忘卻的屬於生活的吉光片羽,透過文字一一浮現,閱讀的當下那些曾有的時光彷彿歷歷在目,鮮明得教自己以為那不過是昨日才發生的事情。

 

他說自己是個幸運的人,很多別人眼中的成就,對他而言都只是盡力完成的工作而已,也就是順勢而為,不強求、盡心盡力,一如花開花謝,也與節氣時令有關,順著大自然的律動而行事,就能走出屬於自己的生命旋律,譜寫自己的生命之歌。

 

他是這樣看待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小編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