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享生活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三篇篇章圖.jpg  

帥哥醫師:

真的需要改名換姓嗎?

這個問題在二OO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下午突然浮現心頭。

從第一次聽見父親控告家母陳麗珠女士「婚姻無效確認」,當下的反應是我終於可以拋棄父親所給予的這個姓名!彷彿拋棄這個姓名就可以一併遺忘過去的人生,或如大姊雪蕙在她的部落格所講的,終於可以卸下人生的原罪及十字架。

我不確定人生可以如此簡單,我比較可以確認的是人性的不堪與醜惡。

雪蕙及她的朋友都說,這次的官司正好是一次的契機,讓我們姊妹可以「真正屬於母親」。

或許我有各種念頭想改姓,既然父親否認我們為婚生子女,那我們也不會厚顏無恥讓他誤解我們想巴著他的姓氏不放,或是正好可以停止這一切的牽連⋯⋯

我也必須承認自己從沒有任何一時一刻想過改姓是可以「真正讓母親擁有我們姊妹」的機會,我們一直是相依為命的三母女,從白色恐怖的陰影歷史中早已無庸置疑。

也許,這是雪蕙的心意,但我與雪蕙是截然不同的個體,我們面對這個世界的想法也有很大的差異,這無關是非,純粹只是不同的個性使然。

今年已屆不惑的我,從二OO五年以來發生了許多事情,而自那時開始接受了三年多的心理治療所醞釀的種種線索下,如同放進最後一片拼圖後得以綜觀全景——我應當是屬於我自己,而非其他任何人。

如果已屆不惑,尚不能是個完整而自主的我,那麼,我是不是太愧對自己?以及今生之所以為我的命運呢?

是的,我知道是的。

這個答案在這一刻整個明顯了起來,明顯到幾乎逼我難以直視這個真相。

記得初初聽到父親的荒唐控告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那就改名換姓吧,把一切都還給自認為偉大的他吧!我不會也不能否認,在這一個半月中,我的心情起伏之劇烈,已非自怨自艾或是憤恨可以形容的,甚至在六月的某段時間,幾乎連抗憂鬱劑也壓不住我的情緒。

滿心地,我只想逃離這一切。

我的身體囚困在鐵籠裡,我的靈魂卻被亟欲想逃的絕望緊緊禁錮著。

無聲的哀嚎!

永無止境。

此刻的了悟,可以說是一種不知所以的峰迴路轉嗎?

不是的,我知道不是的。

如果這是我態度上柳暗花明的一個契機,是因為三、四年來,您對我所說過的每句話,是因為Dr. Frankl的集中營經驗,是因為佩瑪.丘卓(Pema Chodron)對接受、真相的輕描淡寫,而您們三位大師給我的許多東西,其實都是指向同一個結論——接受,才能放下!佩瑪和Dr. Frankl書扉上的字字句句重複印證您不厭其煩告訴我的,而我總是問您,怎麼才算接受?如何才是放下?

您總是帶著詭異又深遠含意的笑容對我說:「時間到了,妳就知道了。」

在這條覺悟跟心理治療的路上,您總是耐心地守候著,從不催促,彷彿從一開始您就知道我終究會有找到答案的一天,也相信我一定有這般的能力,即便在連我自己都完全無法信任自己的時候。

從我含冤入監到父親此番的無情絕義像一把火,將您們的話在我心裡狠狠地引燃了。

是的,這把火,狠狠地燒了我半年。

半年!尤其是最近這一個半月,我無處可去,無路可逃,只能一遍遍自問他為何要如此待我們?然後努力回想您對我說過的每句話,每句我還記得的話,在這樣的來回碰撞間,是雷電風火的一瞬間,這把火為我燒出了心裡的一線光亮。

原來,我是不需要改名換姓的。

我並不仰慕他所擁有的或是他的姓氏,因為我一直都知道我與父親是如此的不同!

我終於瞭解,「施珮君」三個字的變與不變,是意謂著我能否接受這全然的「我」,完全只關乎我自己,而與他人無關。

在這一個半月中,我曾是如此想要改名換姓,因為我承受不了有父若此!以為改了、換了,就可以切斷這一切。

但是,這世間哪裡是非黑即白的呢?

真的只要不叫「施珮君」,我就可以脫離這個人生嗎?世人就會不再視我為父親之女嗎?我的人生就可以重新開始嗎?開始一個沒有過去、沒有父親的「嶄新」人生嗎?

但,那是我嗎?我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嗎?

「施珮君」只是「我」這個的代號,如果我不能接受自己這一生所經歷的,「我」的存在即隨之消失了意義。

於是我發現,並且瞭解到,我不會改名換姓了,我也不會去法院提出「否認他是我生父」的聲請。

這一把火所燒出的一線光亮提醒了我,這就是我無法逃避的過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認我有父如此,曾經擁有渴望,現在卻無比絕望的人生,只能承認我的命運即是需要背負這一生一世的原罪,因為我已經是我的一部分,唯有接受,才能有放下的可能與機會。

父親之所以想甩掉我們,或許是因為他不能面對過去的自己,是因為過去的他與現在的他已經讓人分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他。又或者,他始終沒變過,只是恢復他的本質後,他需要湮滅過去在大家心中曾經有過的印象?!

但這都是屬於父親自己的問題,與我無關。

此刻感到一絲上天的眷顧,在掙扎那麼多年,爆發憂鬱症,企圖尋死,又經過這些年藥物與心理治療,終於在不惑之年看到一個方向。

我永遠都是施珮君,永遠都有一個父親是他,一位母親是陳麗珠,我的身上將永遠背負這個原罪與十字架,我不需要再逃避或假裝事情會有變得美好的機會。

這是一個開始的開始。

吵雜工場的午餐時間裡,我體悟到自己已經準備好接受,接受這才是我,這樣喧鬧的背景下,我的頓悟來得如此嘲諷與對比。

我知道自己正在接受這就是「我」的這個覺知,但要多久才能「放下」這個「我」所帶來的種種感觸,我不知道,我想這可能是另一條漫長的道路。

或許這趟監獄之行對我終究是有所得的,在這個失去自由的空間裡,迫使我不斷地思索這些問題,逼我必須面對不可逃避的真相——我可以接受命運的十字架。或許這也是一種絕處逢生吧!

小編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珮君(謝東龍攝影)s.jpg

勇敢是保有呼吸的唯一姿態,書寫則是成就勇敢的動力!

施珮君《勇敢》是作者描述自己因詐欺罪而入獄服刑的心情。

牢獄之災,讓她有機會釐清自身的困頓,洞悉同是女人的獄友們的悲歡離合,再加上身為作家獨有的細膩觀察、溫柔的筆觸,透過書信的方式寫給曾經陪伴自己走過重度憂鬱的心理醫生,讓我們瞭解了同房獄友波折的人生際遇,看見身為女人的難處以及愛戀心情。

尤其特別的是,作者同時也是著名的紅衫軍之後,文中也提及父親訴請與母親婚姻無效,讓她變成私生子的心情……每一篇讀來都教人心有戚戚焉。

一無所有的她,勇敢是她保有呼吸的唯一姿態,書寫則是成就勇敢的動力,她在其中盈生源源不絕的力量,得以再次面對人生未知的種種艱困、險惡!當然,也沒忘記擁抱任何一個可能獲致的幸福!

這是這本書希望帶給讀者的最大意義。   

小編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勇敢立體書封          


【點選圖片可連結到金石堂網路書店洽購】
書名:勇敢
作者:施珮君
定價:300元
特價:83折!249元
紅利優惠價:81折!242元

博客來購書連結|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4388
青文出版社購書連結|http://www.ching-win.com.tw/?sinfo=detail&b_unit=4929&template=books

 

復活白兔,《勇敢》躍跳生命絢爛篇章 

四月總讓人聯想起復活節,白兔純潔的象徵、彩蛋的艷麗是否意謂復活之後的新生將如白紙般潔淨,以及可能開展的絢爛生命?!

事實雖非如此,我們卻是這樣看待施珮君《勇敢》這本散文,也是選定在四月二十五日出版這本書的心情。

有那個女人不渴望愛,擁有幸福的生活!然而天不從人願,施珮君宿命的悲劇,就從血緣開始。

也許談不上政治迫害,但爭議性十足的父親,讓她的生命無端陷入政界紛擾;該是一場親情的抗衡,卻教她成為罪證確鑿的詐欺犯!

監獄,一個常人無法預想的世界,習慣文字生活的單純,她不知該怎麼面對未來七個月的生活,哭泣於事無補,想逃也無處可躲,控訴更是無門,只能勇敢面對,用最擅長的文字,向一路陪她走過重度憂鬱的精神科醫生傾訴!

除此之外,書中也忠實記錄獄中女子們乖舛的生命故事,教人體悟這群認真生活的女人,也許癡傻但更多的是勇敢追求自己所愛所渴望,也許岔了路也許犯了錯,卻不失純真本性……點點滴滴,匯聚成《勇敢》,讓我們明瞭,生命的險惡無蹤,當避無可避,只有坦然勇敢迎接挑戰!

浴血的紅衫軍之後,難道只有一片蒼白的虛空?

施珮君勇敢捍衛屬於自己的未來,無畏無懼的姿態,在《勇敢》一書中一覽無疑。

小編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